最新消息:

马儿山茶会游记:在山上喝茶的日子

茶叶美文 中国茶文化网 39浏览

早就听西门说起,马儿山上的茶用虎跑泉泡着,味道多变,捉摸不透,偏偏心旷神怡。都是爱喝茶的人聚一起,听个三两次,便馋了起来。于是上周末一行四人,组队前往杭州马儿山。

路很方便,杭州站下来打车过去二十多分钟即可到达。也是巧了,堂主龙哥每月举行一次的“一期一会”茶会刚好放在那天。我们放下行李稍作休整,便陆续去往茶室,早到的人大概是在等我们,席间不见催促,大家随意聊着。

人齐后,小莉简单介绍了下茶会的规则及流程,手机静音,前三泡茶大家保持安静,后面即可随意,第一道茶敬茶圣。

起初不知是正式的茶会,穿着颇为随意,也难免感到拘束。三泡后,大家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。堂主把一面墙的窗户卸了,入眼无障,全是翠绿的山树。偶有风穿堂过,带起屋角的风铃响。

第一道茶是六年陈白牡丹,也是西门多次赞誉过的茶,虎跑泉的水泡着,味道每泡都不一样,韵味至极。当然,周六下午我没有喝出来,倒是几杯下肚,出了身汗,山风吹过,很舒服是真的。

席间问起虎跑泉的水,龙哥手指着一个方向说,那边每天都有人排队带桶接水,多是老人,一桶一桶的,更有人说,可以治疗癌症,当然我们知道不可信啦。只是这样的流语传说,使得虎跑泉的水深受茶人墨客喜爱。

水是用白泥小炉炖出来的。问起炖出来的水和煮沸的水有什么区别,堂主笑,反问,炖出的汤和沸水烧得西红柿蛋汤什么区别。

听上去好有道理。来杭州路上,西门说了一路堂主炖的汤多么的好,于是理所当然的开始聊汤,食材在主人的言语间,都一一生动起来。

第二道茶为正山小种,几年陈忘了。第三道茶是九年陈大红袍。越往后,越为随意,吃茶点,拍照片,在特制的纸上写写字,一起看看风景聊聊天。最后是堂主炖了八个小时的固金汤,口味清淡儒雅,茶会也开始接近尾声。

喝足,我们一行四人跑去山上散步消食,蝉鸣鸟叫不休,入眼翠绿苍山,还有几只小狗,直扑上来打滚卖萌求抱抱,一点也不认生。月亮渐渐爬起,很亮堂,照的山路清晰可见。不同于城市的灯光,太炫,炫到遮眼的茫然。

烦心事儿都抛却一旁,想大声歌唱。

再回到茶舍时,小莉她们已经准备好了晚餐,手艺好的让我羡慕。

晚上,几个人在露天小阳台上铺了榻榻米,搬了张小桌子,就着山间晚风,明月边喝茶边聊天。屋内是堂主的琴声,屋外是三五好友,聊着随便哪里的天。偶尔抬头看看月亮,云很多,间歇出现很好看的月晕。近山咫尺,却只隐约看得见轮廓,剩下的各自想象。

临近午夜,在堂主家的民宿里准备休息,房间不多,全让给了女生,西门和堂主在茶室打着地铺。凌晨两三点,山间下起了雨,两人半夜起来把茶室的窗户装了起来。第二天听他们说起,莫名喜悦。

民宿房间布置的出尘而入世。三面环山,屋内有泡茶的木桌和几本书,上面放着自制的灯,外罩是古朴的山水画或仕女图,灯光昏黄如烛。床铺的非常舒服。一夜好眠,第二天早起爬山,微光透着树林缝隙飘下,惬意极了。

拍照,观景,迷路,找路。不高的山,下来后也近十一点。跑到茶舍,把本来是堂主午餐的面疙瘩吃了,然后被“赶出”茶舍,去往八卦渔村,里面有家堂主极力推荐的福建特色小吃。牛肉羹,肠包肠,特色炒饭,小牛排……

下午回来,堂主取了几泡好茶一起,也许是休息的好,也许是相处一天熟悉了点……这次喝茶各种惬意美好。听堂主说着他一路走来的故事,还有对待茶的初心。

遇见茶,要有机缘。多年前堂主龙哥也和我们一样,有份普通的工作。一次出差途中,尿意至极,人生地不熟的找着洗手间,最后找到一家非常不起眼的小店,进去询问是否有洗手间。店家说有。堂主放松后出来时,店家请他喝了一杯茶,什么茶没有细说,但我想,在那情那境下,味道一定极好。

自此,一发不可收拾。

遇茶,喝茶,懂茶,到后来,任性的只做自己喜欢的茶。一窝山里五年,有时一个月不出茶舍一步。托经济发展的福,不会饿,也知天下事。堂主在说起这些的时候,眼神里有着清澈的自足。

间隙我刷了刷知乎,看到有人深夜发帖,邀请我回答“你觉得哪一刻特别幸福”。

幸福是个颇为主观的感受词,若是以前,回答这个问题我一定要花好一番言语,绞一番脑筋,这一刻,起心动念,随手可得。

转载请注明:中国茶文化网 » 马儿山茶会游记:在山上喝茶的日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