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消息:

倔先生的菊花茶

茶叶美文 中国茶文化网 44浏览

刚开茶叶店的时候,先生总爱喝一款绿茶,他叫金坛雀舌。那时他会在周末到茶坊陪我,说是陪伴,一来却要我斟茶倒水地伺候着,还说:要好茶招待,否则就不来了。

这就是我们北京人常说的:摆谱儿,耍帅。

金坛雀舌,旗枪直立于杯中,他喝一口后总会说:好喝,家的味道,小时候一直喝。

这倒是,冬天的江南很冷,那种湿冷让我刻骨铭心。几十年过去了自己满适应了。总是不解,那么冷淡天还喝绿茶,如今,愿意喝的茶叶品种多了。

在家,我会泡些其它茶给他喝,最初,除了绿茶不让他看见茶叶,比如茉莉金针王,我总泡好后将干净的茶汤斟满一杯,端到书房的电脑桌上,他会客气地说一声:“谢谢!”喝了几次,那天他跟我说:“老婆,你那天给我泡的那个香香的茶挺好喝,再给我泡一杯吧。”一听这话,我可以直接放茶叶给他了,还是适当地减少了茶量。说实话,喝茶时,依据茶器容积大小,投茶量也要调整,根据个人口味需求也要调整投茶量,这样喝到嘴里的才是好喝的茶。

菊花功效大家都知道,我那天好心泡了一杯菊花茶放在书桌上,转身到客厅看电视翻闲书。

一会儿书房传来喊声:“这茶味道太重了,我不喝。”

“清肝明目啊,这么大岁数还任性,对身体有益就喝呗。”

“哎呀,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怕怪味儿。”

“你这叫任性,别批评女儿挑嘴了,你真是个倔老头。”我借机数落他一顿,哈哈。

“辛苦你,再换一杯其他的茶吧,普洱也行,你不是总让我喝普洱茶吗?”

“好吧。”我出书房换茶去。

昨天,我想个办法让他喝了菊花茶,这款是“普洱菊花茶”。

酒后归,进门就问:“有茶喝吗?口渴的厉害。”

我正在看书,顺手递给他一个橘子润润喉,起身去泡茶。

用普洱茶水泡了一大朵金丝黄菊,稍后将干净的茶汤倒入他的专用杯里,淡淡的菊花香被浓郁的熟普的沉香包裹着,他喝了几口也没察觉出来。

同事老张用眼过度,还是要喝点这个茶的。

帮他滴了几滴眼药水,他仰头在椅背上跟我汇报着今天做的事情。端杯进书房时,我问他这茶如何?他答:还可以,清爽不腻,谢谢你的茶。

有时候,善意的欺骗也是必不可少的手段。

转载请注明:中国茶文化网 » 倔先生的菊花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