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消息:

与茶结缘

茶叶美文 中国茶文化网 58浏览

小时候一直搞不懂,每次饭后,大人们喝开水时,总要抓几片黑乎乎的枯叶放入杯中,待茶水变黄,然后有滋有味地品起来。水喝完,还要把那枯叶塞进口中咀嚼,脸上一幅其乐无穷状。

好奇之心驱使,我也拿两片放进嘴里,结果那又苦又涩的味道让我哇的一声吐出来,还要呸呸地几口去尽余味。在大人哈哈的大笑声中出尽洋相。

后来知道,这些枯叶叫做“茶”,与油盐酱醋烟酒并列,乃生活之必需,也是礼品之必备啊。

2000年初始,我到福建工作,在石狮日报社从事文字工作。

初到闽南,但凡与当地人接触,第一件事一定是喝茶。当地流行“功夫茶”:姆指大小的杯子每人面前摆一个,水煮沸后,主人利落地洗杯、滤茶,然后拿起滚烫的小盖碗逐一上茶。客人一饮而尽,主人遂续杯。

如此往复,不知不觉中,铁观音的余味渐无。主人便又拆开一包,时间便随着这茶的清香悄悄流散……

多年后,回到武汉的我时常会想起这些片断,那一声“淋母DEI ”总是能唤醒记忆中的温馨。

茶不仅能喝,还能吃。有一次到龙岩出差,事毕,热情的主人带着我们来到当地一家叫做云顶茶园的休闲场所。茶园位于半山腰,放眼望去,城市灯光尽收眼底。

十余人围一桌,露天而座。每人面前摆上一壶当地黄酒,大家头顶繁星,纵情畅饮。菜都是当地特产,令人叫绝的是,压轴大菜竟是用山上的绿茶烹炒出来的,满盘鲜绿,且摆出一条龙的造型,让人不忍动筷,深怕破坏了这巧夺天工的意境。在主人的催促下,拍完照后,大家举筷品尝,入喉即是一股茶香,沁人心脾。

这道色香味俱全的“龙茶”成为好长一段时间大家共同的谈资,每次说起来,都是啧啧称奇,回味无穷。

与普洱茶结缘是在北京。那时我供职的单位举办一个高峰论坛,演讲嘉宾、参会者、主持人都邀约到位,唯有礼品没有落实。

恰好云南一个茶企正在北京做宣传推广活动,经人介绍,老板找到了我们。双方一拍即合,我们在会所给茶企留出位置作宣传,茶企则拿出厂里的主打产品,与会者人手一份。论坛结束后,与会者均对本次会议表示满意,尤其是那款普洱茶,大家均交口称赞。

数月后,在一次家庭聚会中,我把那款普洱茶带上,准备饭后细品。打开包装盒,里面是一饼直径约40厘米的普洱黑茶,外用白纸包裹。一个懂茶的朋友惊呼了一声“等一下”,然后接过茶饼,细细端详。良久,他才轻声地说,这可是有年份的老茶啊,就这么捣碎喝太可惜了。他提出想珍藏这饼茶的意愿,交换条件是,“在座各位今年的茶我全包了”。

那时才知道,老茶是有收藏价值的。

回湖北后,一次偶然的机会,到羊楼洞茶厂参观学习,才知道家乡也有自己的代表作品。

青砖黑茶自清代便已是一纸风行,晋商乔致庸更是往返于山西与湖北的常客。赤壁青砖让丝绸之路上的各国人民领略了中国黑茶的醇香绵长。

站在赤壁万亩茶园前,羊楼洞茶厂的工作人员告诉我,全国好多茶厂都找来湖北采购原料、茶品,可以说,湖北是各地茶厂重要的原料基地啊。

武汉人的生活离不开茶,饭后一杯茶是常态。

工作之余,大家喜欢凑四个人,打打红中赖子杠,陆羽茶庄、武胜路等茶叶市场也成为大家搓麻的好去处。随便一个茶社,进门后,老板会亲切地问一声:“喝么事?红茶还是绿茶?”“都可以啊,搞点新鲜茶就可以了”。于是,在氤氲的茶香中,在兴奋的“赖子杠,开了”的喊声中,武汉人最典型的周末休闲拉开了序幕。

疫情已持续两月了,家里的藏货也快泡完了。这几天,朋友们都在电话里约茶,“你那个毛尖还有没有啊?等解封了,我到你那里拿几包哦,给我留倒啊!”“没问题,等上班了,我给你带过去”。

现在最期待的画面是,武汉解禁,回到单位,在正午的阳光下,泡上一杯浓茶,翻开一本好书,细细品味时光。

快了,相约4月,让我们一起倒数吧!

转载请注明:中国茶文化网 » 与茶结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