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消息:

家有存茶保平安

茶叶美文 中国茶文化网 189浏览

自封城令开始,我们一家人就老老实实地呆在家抗疫。

自认为学过茶的我懂茶,认定茶是可以增强免疫力抵抗病毒的,所以就自然而然担负起保卫家人健康、照顾全家饮食起居的重任。加各种团购群团菜、一日三顿忙得厨房叮当响,每天上午煮陈皮老白茶、下午煮老六堡或熟普。家里一有人打个喷嚏或咳嗽一声,吓得我赶紧逼着TA灌一大杯茶。

每天做饭煮茶团菜三件事,三个月喝了两饼老白茶、一饼熟普、半斤六堡、两罐红茶、一饼生普,还有二两老陈皮。幸亏家里存有茶,否则宁可食无肉不可家无茶的我,真不知道怎么挺过这个疫期。

说实话,当时情况来的突然,家里连个口罩都没有,也没有任何抗病毒的药,连感冒药都没有,甚至连体温计都没有,在病毒大环境下几乎是裸奔。如果没有茶,我真的难以想象我拿什么保护家人,家里有老人还有学生,自己无所谓,可老人孩子怎么办?

围绕着六大茶类喝了个遍,喝到最后只有生普还喝的下去了,也只剩了一点生普。年前不知道会关这么长时间,还是过年那一天去单位一样拿了一点。

当家里茶喝的差不多的时候,新茶上市了。恩施玉露厂家像及时雨一样通知我,可以快递到家了,而且是疫情期间尝鲜价,比往年同期价低很多。当我收到恩施玉露的当天,就迫不及待的品尝了一下,还是那个味:鲜、爽、沁甜。

封闭的日子里,同楼栋志愿者、网格员、群主特别热心,帮我们团菜送菜,每天收集和发布疫情信息,使得一整栋楼的邻居特别团结,平常在群里相互关心,相互打气,并互通有无补充没来得及团到位的菜,张家借个葱,李家送个姜之类的。所以新茶一到位,我就想和本楼栋的人分享一下,视同我请大家喝杯茶,以谢邻里之情,就给在住的每家送一小包恩施玉露。他们反应很好,直呼好茶,有的还要买一点给家人喝。

我想这么好的东西,本楼栋需要,小区其他楼栋估计也有需求,因为大家关了那么久家里存茶也都喝完了,现在正是春茶上市季节,说不定正愁找茶呢,我有这么好的资源咋不分享大家呢?抱着这样美好的愿望,就在群里发了几个新茶图片,并配有文字介绍。

真的有茶友欢迎,我按厂家尝鲜价一分钱都没加价提供。但也遭到了很多人的反对,说我是打广告做微商,有一个邻居说“我也喜欢喝茶,但现在抗疫期间,真没那个心情,以后有心情了找你买新茶啊”

我想,这位邻居肯定是把我心中的柴米油盐酱醋茶的茶,当作是琴棋书画诗曲茶的茶了,日常生活当中茶也是生活物资,虽然不像柴米油盐一样一顿不喝饿不死,但生活里没了茶,少了多少乐趣和精神气?何况在抗疫期间,茶还能够增强免疫力,抵抗病毒呢?再说大家关了那么久,精神几乎崩溃,喝茶不能缓解抑郁放松心情吗?

也许人跟人不一样,每个家庭需求和生活方式不一样,有的人视茶为生活必须,有的人视茶为小资的附属物。即使是攀风附雅摆摆情调,在这漫长的关闭日子里,也可以打发一下时间,何必把自己搞得唉声叹气痛苦不堪呢?

当然我不能强求别人跟我的生活方式一致,我只想说,我和我的家人喝茶受益了,尤其是在这个疫期受益了。一家四口人仅在百把平米的空间里不出门度过了三四个月,喝茶让我们彼此更近,也让我有了精神寄托,坚信我的茶是我家的保护神,一家人几个月没有感冒发烧三病两痛,尤其是家里老人也平安无事。

孩子上网课,先生网上办公,我把茶泡好,给每人倒一大杯再去做饭,婆婆也随时抱一个茶杯。漫长的时间觉得不再漫长,每天最幸福的时光是孩子喊“妈妈有茶喝吗”先生说“说怎么还不泡茶”,觉得特别有成就感。先生和孩子还习惯了这种生活,他们上班上学时哪有人把茶端到面前啊。

老话说,家有余粮心里不慌,我是家有存茶心里不慌。

茶陪我们家人度过了一个个惊心动魄的日子,茶帮我安抚了一道道假消息的惊恐,茶给我抚平了各个阵营里叫骂抬杠的不安。

宁可三日无肉,不可一日无茶。我也希望各位邻居、各位朋友不要排斥茶、不要误解茶,喝茶不是花前月下的伪小资,也不是高深莫测的大排场,它不是药,它胜似药;它是生活的一部分,又优化了一部分的生活!

转载请注明:中国茶文化网 » 家有存茶保平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