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消息:

茶室随笔

茶叶美文 中国茶文化网 56浏览

在举国抗疫的日子里,江南的春悄无声息的开始席卷大地,但是西北的这座小城,草色遥看近却无。

我整理好衣物,拿了一罐好友从杭州寄过来的龙井,下楼去茶舍。步入茶舍的时候,是这一天最快乐的时候,我可以不受任何打扰的静等一壶水沸;也可以拿起茶则,缓缓的往心爱的紫砂壶里投茶。

我看见稀碎的阳光投了进来,撒在茶席上,如果恰巧还戴着眼镜,也能时不时的窥见光束里舞动的微小尘埃。有人说:能够引发人内在快乐的东西,都是些神圣的东西。

茶,就是这个样子的。

舍内的架子上摆着一些紫砂和陶具。

这些个浴火而生的物件,在经历过一次又一次烈火的洗礼之后,带着自己或酸或甜的故事安安静静的待在茶室的一角,如同在日月之间闪烁的星辰,如此的入眸入心。说来也是有缘,就这么的让我与它们邂逅了。

水沸的时候,四周是沉寂的,又或者说,万物是空的,室内的绿植保持着向上生长的姿势,空杯等着茶汤。历经岁月沉浮的茶叶在沸水的冲击下翻滚着,而后沉入壶低。茶汤倾出,入杯。抿一口,顿时齿颊生香,想不到会是这个味道。

对,茶让人惊艳的莫过于“想不到”,想不到堆味里会生出果香,想不到果香里裹着糯香,想不到苦尽之后会是那么浓烈的回甘。

我贪恋这样的生活,在静到仿佛能听见时间流淌的环境里,俯拾皆茶。在茶杯拿起与放下的简单重复中思忆过往的人和事,然后更清楚的看到当下的自己。

有人说,所谓“归宿” 指的是一个人最终确定下来的,与自己相处的方式。所以处江湖之远是归宿,居庙堂之高也是归宿。

只是现在想来,那年在大雁南飞的韵脚里遇见茶是何其幸运,那盏在生活的天寒地冻之中三起三落定点冲的不仅是茶,更是滚滚红尘里最缱绻的慰藉。

于是,昨日之日那是过往的江湖,今日之日我以慎独的姿态向茶问道,期望日后于成败得失处觅得的风景都是一种岁月静好。

转载请注明:中国茶文化网 » 茶室随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