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消息:

邻居梅子的茶园

茶叶美文 中国茶文化网 85浏览

中国俗语中的开门七件事“柴米油盐酱醋茶”表明茶在中国文化中的重要性。无论功夫茶还是大碗茶,茶水,喝在口里是清爽,醇厚,制茶的人,那一日日的辛劳,那一夜夜的苦熬,只有做茶才知道茶的诸多难,没体验过真不知晓其中的酸辛。

初生的茶叶,犹如那初生的婴儿,一天一个样。初制的干茶,一天一个价,今早不卖,明早是另一个价。随着春深茶价下滑,茶场男女老幼农历三月四月都在熬夜制茶,家里最辛苦的那一位还要赶早,尽快到达茶叶交易地点,趁早市卖个好价钱。

多年来梅子勤勉持家活多话不多。

茶季里,梅子每天在茶园采啊采,十指让茶汁染得黧黑,夜深了她家茶棚还亮着灯,茶机哐当哐当。白天采茶夜晚做茶忙得像陀螺,直到后半夜才有短暂歇息时间,天不亮还要去镇上卖茶。我在鹭岛三班倒,有次清晨早起,芒果树下跑步,打开手机看到梅子深夜忙制茶,配图发一句话:挣钱好难,快三点了还没装完。

我的心忽然疼了,往事杂草一样窜出了头:她疲倦的样子,体能上的极限,我不在场,却看见了。回想了一下自己这些年,如果当初没有外出务工,此刻是不是刚刚睡下又起早,在茶市和别人讲价……举目望,那片茶园在千里之外。远远想着,日日饮着,笔笔记着。

江淮之间,四季分明。春茶春采,夏茶夏采,秋茶留在山上,嫩叶长成助茶树积蓄能量过冬。南方茶园过了霜降,还有嫩芽不停萌出,还制作有一款秋茶唤作“秋露白”。皖西山区茶场到了秋天,茶山就几乎没人采茶了。大多数人都离开茶场四处找工,同龄人中邻居梅子始终在茶场。

寒来暑往,每次回去,梅子不在茶园采摘就在茶园锄草、深挖或修剪,总之她的十亩茶园就是她的整个世界。每次我问她,怎样?她都说,想赚多没有,过日子够了。梅子家门前屋后,迎春、兰草、月季、大丽花,菊花等月月花开,桂树、白兰开花飘香至我家。桃树枣树栗树树树结良果。

有一年秋天茶季结束了,闲着也是闲着,梅子的老公也出门找点闲钱。没想到的是高层上摔下来,带一身伤痛回到茶场。来年的几个春天都是梅子一个人忙前忙后,不离不弃看护老公,起早摸黑采茶做茶。“尽力好办,尽心不易”,十亩茶园年年茂盛,花草树木欣欣向荣。梅子独自承担生活的幽暗无常,咬着牙挺过一个又一个茶季。

经历是一个人的养分,那份甘苦交织,那份倔强的生命力,一直记得梅子含着眼泪微笑着说:“有他就有家,有家才长安。”

流水,一寸一寸不可复得。春去秋又来,远方的茶园又将进入休整期。

今天梅子在微信上发布卖房信息,我感到意外。后来询问得知市里一家房地产公司,转战乡镇设点。在将军大道设一门面,网罗当地有能力之士倾情加入,梅子顺势加入其中。

我立即微信回过去,玩笑地对玉梅说,你看你家都成花园了!我家挨得近沾光了,更厉害的是你竟然变成销售人员了。梅子谦虚地解释儿女大了不用她操心,老公的身体稳定不用她照顾,秋冬季节每天有事做不会冷不着急,时不时去市里聚餐一下再聆听销售精英演讲,觉得天大地大怪有意思的。

热爱生活的梅子,对城市没有向往,只是顺应天时地利,接受这片土地给予她的一切。来年春天,她还会在茶园里忙碌,采茶制茶买茶卖茶吗?人生很长,有些苦真的会变甜。梅子和家乡一起变化着,因为她们都已懂得去适应,去欣赏,去享受。

没有什么能长存,没有什么是完成的,也没有什么是完美的。走出茶场的我们,想着再回茶场时,茶园清冽的泥土香气,一片绵延的茶山青青郁郁。

青山依旧在,心安。

转载请注明:中国茶文化网 » 邻居梅子的茶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