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消息:

春茶飘香,难忘姐妹情

茶叶美文 中国茶文化网 92浏览

春茶,每一片都是翘首期盼 每一杯都是春味浓浓

春风吹,春光明媚,茶园里茶树已绽出嫩芽散着清香。早上五点左右,妹妹起床了,坐上六安开往独山的最早一班666客车。到了茶场路口下车,妹妹没有回家惊扰父母,他们已经退休了,辛苦了一辈子,这样的早上,应该让他们多睡一会儿。

妹妹迎着薄薄的晨雾,直接去了后山的茶园。太阳慢慢升起,唤醒了沉睡的茶园,整座茶园弥漫着幽幽的清香。蚕豆花开在茶园的一边,用它的黑眼睛看着妹妹在茶园里或蹲或弯腰,在茶枝间敛目,手指专注掐下茶叶嫩芽,轻轻放进随身携带的袋子里。光阴静谧,久违的安详。

自从离开茶场到城里生活,一到春天,妹妹就喊着要回茶园采茶炒茶卖茶,但有了家庭孩子就有了诸多事务,想回茶园采茶的心情妹妹年年成为空想。在他人眼里,山川茶园不过是平凡风景,于妹妹而言,茶山亲切永远充满新鲜感。

最近几年,妹妹家孩子去外地念书,每当茶季来临,妹妹就会请假回到茶场采茶,如此早出晚归、风吹日晒也不觉得累。十多天假期很快过完,妹妹意犹未尽地带着自己采摘自己炒制的新茶回到城里的家,一份给自己,多出来的分给需要的亲友。

妹妹读小学的时候,茶场还是集体制,后来茶园承包到户,茶季一到,父母管理二十几亩的茶园,要找人帮忙采摘,要负责食宿,一开始新鲜的茶草采摘下来送场部加工即可。后来场部的制茶机器因销售不佳全部停产,采回来的茶叶自行处理,这下忙惨了一家人,白天采茶晚上炒茶,日日夜夜不得安宁。毕业后,妹妹和姐姐先后逃也似的离开茶场。

然而,对于从小长大的地方,就这样离开似乎不是满意的结局。所以不论妹妹还是姐姐总对青青茶园念念不忘,尽管茶场在时光的洪流中渐渐改变样貌。

“不论干什么,只要一杯绿茶在手,我就觉得生活是热乎乎的,好知足。”妹妹不止一次对姐姐说。

“越来越觉得,阳光的午后,一杯清茶,溢满心间,既解油腻,又添精神。”姐姐在更远的地方这样回应妹妹。

“每天早上忙完杂事,我就会泡上一杯热茶喝,不然生活就没有意思了。”一样离开茶场的勤子说。

“喝茶很惬意,忙茶很辛苦。一到春天我就特别想家,特想以前忙忙碌碌也穷开心的年代。”秀云也在茶场之外的地方生活,闲提往事倒背如流。

曾经一起在茶园采茶,茶锅前炒茶,街市上卖茶。当年的小伙伴们大多都远离了茶园,却在年年春天,不由自主地挂念着房前屋后那满坡青茶。

同样的茶山,同样的春天,茶香鸟鸣的时节。这不,妹妹微信群里发言了:“单位还在放假中,我要准备准备回茶场摘茶了。那里视野开阔,空气清新,劳动可以强身健体提高免疫力!”妹妹说这阵子闲在家里很不习惯,春天的茶山很珍贵啊,看到茶园,摸到茶叶,有满足感,有安全感。

“每天一杯水绿茶,生活有序又温和。”清香的绿茶入口时略带苦味,咽下去又有回甘的感觉。煮开的茶水,最好的叫隽永。离开家乡若干年后,茶场的小伙伴们从重重叠叠的生活里走出来,喝上一杯绿茶,发现从前留下来的点点滴滴俱是难忘,喝着喝着都喝出了苦尽甘来。

来来去去的日子里,茶场时光该是最清丽的记忆了,有茶相伴的日常最安然。

随着春天准时到来的茶季,充满和谐与活力,妹妹穿着皮靴拎着袋子茶园里采摘茶芽,春茶飘着令人清醒的气息。这种时刻,所有的沮丧和失落,都会在大自然里得到修补了。

转载请注明:中国茶文化网 » 春茶飘香,难忘姐妹情